凯发k8官网-凯发k8官网下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MESSAGE在线留言
热线电话: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作品展示
团队展示
特色服务
人才招聘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长眠他乡近70年 九江烈士后人不远千里祭亲人

发布时间:2019-10-16

网讯 连绵青山埋忠骨,烈士热血照千秋。

9月30日,烈士纪念日。在青山连绵的贵州省凯里市下司镇烈士陵园里,12座烈士墓静静地矗立在山前的谷地上。庄严、肃穆、清净。从千里之外风尘仆仆赶来的江西省彭泽县杨梓镇黄桥村杨山组杨传喜一行9人在一座墓碑前蹲下,仔细看了看,用手小心地擦拭着墓碑上的字:“杨永春烈士之墓”“江西省彭泽县杨梓桥镇人”……“我们找了您快70年了,找得好辛苦啊!二爹——”一声长哭,划破山间,跨越千里,穿越时空70载,哭出了亲人埋藏心里70年的思念,也揭开了革命烈士杨永春为了新中国解放事业而牺牲的悲壮故事。

年少有为,秘密从事地下工作

杨永春原名杨廷玉,1926年冬出生在彭泽县杨梓镇黄桥村。因为家庭条件尚好,他从小读私塾,在学习中接受了许多进步思想。一次,杨永春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在彭泽县做勤务兵时,他悄悄逃跑了,随后,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安徽、河南等地参加战斗。为了解放长江以南地区打好群众基础,受组织委派,他回到家乡。从1946年起,在彭泽县杨梓镇邻波村陈伟凡先生名下读书,并秘密从事地下工作。

1948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伟凡的女儿陈佑娣在丈夫(时任国民党彭泽县防暴队队长)的办公室发现暗杀共产党员的名单中有杨永春的名字,便告诉他:“杨永春是我父亲的好学生,不能杀,父亲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随后,经过多次努力,保住了杨永春一命。新中国成立后,杨永春还专程写信给老师陈伟凡,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身份已暴露,此地不能留,1949年初,杨永春转移到了杨梓镇青峰村,还是以读书的名义继续从事地下工作。1949年4月,杨永春和许多有志青年一起来到彭泽县,踊跃迎接解放军过长江,并参与到解放彭泽的战斗中。此时,他已从地下工作正式转到地面工作。

南下剿匪,惨遭杀害,烈士忠骨埋他乡

彭泽解放后就全面进入各项建设中,但当时在我国西南地区还有大量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地方土匪横行。1949年6月,受组织委派,在彭泽县第一任县长孙岳东的率领下,杨永春被抽调编入地方接管干部西进支队一大队十一中队,和彭泽县30名参军青年西进贵州剿匪。当时,杨永春担任班长。

刚开始在上饶参加集训,在赶往贵州的行军途中,班里有一名来自彭泽县龙城镇辰字村的战士,叫张训友。对这位比自己小4岁的新战士,一路上,杨永春关爱有加。一路交谈,张训友获悉班长最思念的就是留在家里待产的妻子以及即将出生的孩子。一次,部队行军到洞庭湖边时,张训友突然肚子疼痛难忍,杨永春向上级请假后,立即背起张训友一路小跑,找到二野兵团医疗队,将其留在当地进行治疗。杨永春则继续跟随部队前往贵州。哪知道,这一别竟是永别。

经过长途行军,部队到达贵州省麻江县。1949年11月14日麻江解放后,他被分配到麻江县白午乡任乡长。1950年3月调麻江县大中乡主持乡长工作,负责接管、建政、征粮和剿匪等项工作。当时的麻江下司镇土匪横行流窜,杨永春带领部队英勇善战,打退了土匪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为此,土匪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1950年4月16日,杨永春在麻江县白午乡开会时,听说有土匪要袭击下司镇,立即带领随同队伍前往护卫。然而,这是土匪精心策划特意散出来的假消息。当杨永春和随同数人的队伍经过下司镇和平村瓮南河时,遇到了大量土匪埋伏。经过一番顽强作战,终因寡不敌众,所有战友全部牺牲,杨永春则被土匪残忍杀害,光荣牺牲。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将当地土匪彻底清除。

杨永春烈士遗骸葬于麻江县下司镇龙场坳。当地政府于1954年6月25日竖立墓碑,以示纪念。2014年,下司镇从麻江县划归凯里市管辖。

当时,杨永春的家人还收到了从贵州转来的革命烈士证明书,家人这才得知杨永春光荣牺牲了。也就是在1950年,杨永春的妻子张氏因为难产,女儿夭折。后来土改时,家里被划成地主,张氏分不到田地,还一度受到打击,后来又获悉丈夫牺牲,迫于无奈改嫁。

在此后的岁月里,杨永春的家人虽一直想去贵州祭拜,但苦于墓址不详,路途遥远,心中遗憾几十年。

战友几经奔波,寻找烈士后人

2019年9月4日,彭泽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来自贵州龙里县的离休干部张训友老人。

原来,当年,张训友病情略有好转后,就前往贵州,根据组织安排,在龙里县参加地方武装工作,在一次会议中,他得知杨永春班长牺牲了,心中无比悲痛。要知道,那次救命之恩,张训友铭记在心,没齿难忘。在他的心里,他对作为老乡、班长,又是救命恩人的杨永春有着太多的不舍和遗憾。每年清明,他都要去祭拜。他还许下一个诺言,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班长的后代。后来,张训友在贵州成家、生子,先后在龙里县任过检察院副院长、公安局副局长、政法委副书记,可寻找烈士后人的心愿他一直念念不忘。

1992年,退休后的张训友第一次回到家乡彭泽,并找到了彭泽县民政局。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畅等原因,未能如愿找到班长后人。近些年,随着岁数越来越大,老人叶落归根的思乡之情愈发浓烈。4个子女都工作、生活在贵州,老伴身体不好,不便前来,2018年4月,张训友只身一人来到家乡彭泽跟随侄儿养老。归乡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班长杨永春烈士的后人。

后人带上家乡的土、水、酒千里祭拜

在举国上下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张训友再次走进彭泽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说出了心愿。该局高度重视,与相关部门积极对接,查找档案和相关资料,并在微信工作群中发布消息。杨梓镇随后将这则消息发到了镇、村工作群。很快,就收到黄桥村干部的答复:本村有这样的人。就这样,张训友寻找了几十年的烈士后人终于对接上了。

2019年9月4日,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为双方组织了一次见面会,张老才得知班长杨永春烈士的妻子和女儿情况,顿时有无限感慨和遗憾。虽有遗憾,但看到杨永春烈士后人就在身边,还是比较激动,随后专程赶到杨永春的家乡黄桥村杨山组探望。

2019年9月30日,经过几番辗转,杨永春烈士的三个亲侄子杨传喜、杨保国、杨传国等一行9人,带上家乡的泥土、水和酒,专程从彭泽赶到贵州,在张训友老人子女的帮助下,终于在凯里市下司镇烈士陵园找到杨永春烈士墓地。当时,当地政府正在组织中小学生和群众集体祭拜革命烈士。

离开家乡正青年,现时却是忠骨埋他乡。现在的中国正如你所愿:人民幸福,祖国富强!

(浔阳晚报记者 包四华)